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光大信托閆桂軍:逆勢前行 需把握好政策與市場兩大趨勢

  在大力“去通道”過程中,管理22萬億元資產的信托業承載了不小壓力,加之資管新規落地帶動行業主動轉型,也讓信托業身處新環境。如何更好地貼合實體經濟發展,對于信托行業發展至關重要。

  “2018年,信托行業是比較艱難的,外部環境發生的變化對整個行業的沖擊明顯?!憊獯笮磐兇懿勉乒鵓誚郵堋督鶉謔北ā芳欽卟煞檬碧寡?,去年,資本市場、實體經濟以及各種內外部因素都對行業施加了不小壓力。

  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行業受托資產規模為22.57萬億元,與2018年一季度末受托資產規模25.61萬億元相比下滑了12%。

  把握政策與市場趨勢

  當前,信托公司呈現兩極分化特點——一類公司繼續延續良好增長態勢,另一類公司則遇到非常大的困難。

  在閆桂軍看來,逆勢下,金融機構發展得好壞要看服務能力和水準是否和經濟的內在訴求相貼合。

  “經濟發展是有周期的,經營金融業事實上就是在經營經濟周期。好的發展周期有好的市場介入策略和資源統籌能力,而在風險裸露的調整周期,就需要打好內功防范風險,以風險防控為準則。因此,金融機構在好的發展周期和風險裸露調整期的經營策略是不一樣的?!便乒鵓?,“正是由于對市場趨勢的把握,使得光大信托這兩年對資本市場業務接入謹慎,設置了較高的門檻并實行多重的一票否決制。去年的資本市場,無論是債券還是權益投資的矩陣,光大信托都沒有涉及,而這就是我們跑贏市場非常重要的原因?!?/p>

  光大信托發布的年度業績報告顯示,2018年,光大信托管理資產規模達到5739.39億元,同比增加21.24%,服務實體經濟力度持續提升;營業收入實現21.29億元,同比增加87.43%,其中手續費及傭金收入達到18.32億元,占比86.05%,投資收益達到2.65億元,占比12.45%;實現凈利潤11.17億元,同比增加112.04%,人均凈利潤279.86萬元。

  如何對市場趨勢進行準確的預判?閆桂軍告訴《金融時報》記者,這需要把握政策和市場。同時,政策的紅利會轉化成市場的表現,所以光大信托一直堅持政策驅動和市場驅動這兩個驅動因素并行。據了解,光大信托在近期尤其是2019年一季度的探索中,通過拓展業務模式、搭建專業化組織架構、多條線集團聯動、優化流程審批等多種方式加大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

  資管新規下的多重挑戰

  去年4月,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聯合發布《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新規”),開啟了大資管統一監管新時代。對于去年的信托市場而言,資管新規的落地執行無疑是一場“重頭戲”。

  閆桂軍認為,資管新規加劇了資管行業的競爭,信托業需要面臨來自證券、基金、保險等行業的激烈競爭,行業牌照優勢被弱化,在具體監管上也趨嚴。

  首先,資管新規的核心思想,是按照公募的模式去完善整個資管行業的框架和經營準則,但作為資管行業主體的信托行業是一直恪守私募的模式?!叭綣湊找桓鐾耆嫉哪J餃ス娣緞磐姓飧霰駒瓷鮮撬僥夾災實男幸?,我覺得對信托業的挑戰和壓力是比較大的?!?/p>

  其次,目前我國信托呈現出銷售型的發展模式,而不是受托型。過去信托的主要資金來源是各大商業銀行,而資管新規之后,商業銀行要回表,投資非標業務都有限制,導致信托機構的資金來源大幅度減少和萎縮。

  第三,信托在凈值化管理方面也存在較大挑戰。雖然可以按照攤余成本法對固定收益類的資產來進行核算,但攤余成本法的核心是必須有非常強大的財務核算IT系統,能夠不間斷進行估值、分析。而對于信托投資的股權、PE而言,目前,既沒有相應的會計準則和實施細則,同時,對智能化財務核算IT系統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第四,在實施資管新規中,如何對金融資產進行分類管理也是一個挑戰。閆桂軍認為,固定收益資產不同于權益資產,需要針對不同金融資產采取不同的估值模型和核算方式。

  第五,需要調整相關的監管政策以及法律制度,讓配套的法律環境更加完善。例如對于信托法的修改,已有不少人士都在呼吁統一監管標準、構建公平競爭環境。

  “雖然挑戰重重,不過從另一方面講,資管新規的頒布也促使各家信托公司積極開展全方位創新與轉型?!便乒鵓康?,這將推動信托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責任編輯:韓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