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私人銀行迎“關鍵十年”

“中西合璧”或可制勝


 
  隨著國民財富不斷增長,高收入人群對財富管理的需求日益提升。在此背景下,國內私人銀行業近年來快速發展,2018年年報顯示,排名第一的招行私行資產管理規模已超過2萬億元。分析人士認為,國內私人銀行業發展優勢與挑戰并存,下一個十年將是私人銀行業洗牌的關鍵時期。

私行業務機遇與挑戰并存
  根據A股上市銀行2018年年報,截至2018年末,招行私人銀行客戶總資產2.04萬億元,同比上漲7.03%;中行私人銀行客戶金融資產規模達1.4萬億元,同比增16.67%;工行私人銀行部管理資產規模1.39萬億元,同比增長4.4%;建行私人銀行客戶金融資產達1.35萬億元,同比漲16.30%;農行去年底私人銀行管理資產余額1.12萬億元,同比增長9.22%。不過,雖然資管規模均實現同比增長,但與2017年相比,上述5家銀行的資管規模增速均有所放緩。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高速發展和國內的財富總量迅猛增加,以及高凈值人群對于金融服務的需求逐步增加,推動國內私人銀行業在最近十幾年快速發展?!逼槳慘興餃艘邢喙厝聳扛嫠摺渡蝦=鶉詒ā芳欽?,“展望未來,國內私人銀行業具有一定優勢。例如,私行客戶千人千面,每個客戶的背景、行業、對財富管理及傳承的要求都不同,采用‘一刀切’的業務模式,將無法充分滿足超高凈值客戶的定制化需求。而在洞察客戶需求方面,國內私人銀行具有優勢?!?
  “與全球高凈值人群相比,中國高凈值人群的資產配置中,流動性較低的不動產占比偏高。在不動產投資風險持續提升、中年高凈值人群短中期資金需求提高的背景下,專業性強的資產配置需求將越來越旺盛,這給國內私人銀行業務帶來了一定的發展空間。同時,國內私人銀行的品牌效應逐漸形成,中國高凈值人群在挑選金融服務機構時,對國內私行的品牌、專業性等關注度越來越高,品牌建設超過10年的私人銀行,在獲客、留客時會有一定優勢。此前,私行健全的線上線下權益模式,已能嵌入高端客戶的生活場景?!逼棧賴樂泄鶉諞倒芾磣裳匣鍶飼卣浴渡蝦=鶉詒ā芳欽弒硎?,雖然經過多年的高速發展,國內私人銀行業務增速有所減緩,但發展空間仍然廣闊。
  不過,秦政也坦言,國內私行業務的挑戰也不少,“例如,資管新規進一步規范了銀行理財產品系列,具有銀行特色的傳統非標通道類產品規模受到限制,凈值類產品的投資運營能力亟待提升。又如,私行客戶對產品、投資的專業能力的要求越來越高,而多數客戶經理缺乏相應的投資顧問能力,對復雜產品的交易結構、底層資產了解不夠,對客戶資產配置的需求更難充分滿足?!鼻卣硎?。

“中西合璧”或可制勝
  相比發展時日尚短的國內私人銀行,不少外資銀行在私人銀行領域已耕耘多年,正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外資行有哪些方面的經驗值得國內銀行學習呢?
  “外資行的私行業務主要分為美式和歐式兩類。美式主要從投行、券商演變,其優勢為投資產品豐富、資產配置和投研能力強;歐式則以定制化產品、家族式全方位服務見長?!鼻卣硎?,“成熟市場的私行業務主要圍繞客戶的資產增值、保值和傳承三大需求提供服務。針對財富增長期的客戶,外資財富顧問往往偏向采用目標導向的方式,為客戶的人生目標,如買房、子女教育等規劃收益和風險相匹配的投資機會;針對以資產保值需求為主的客戶,在滿足客戶短期流動性需求的同時,通?;崛諶肟雇ɑ跖蛘捅V道?、保險類和跨區域投資類產品。而在為超高凈值客戶解決傳承問題時,則會提供家族信托、遺產規劃、稅務規劃等綜合性服務?!?
  “此外,外資行的私行業務通常以事業部形式管理,具有以客戶需求出發引入產品的獨立性。一些領先的財富管理機構為突出以客戶為導向的戰略選擇,還會剝離或弱化其集團內的資管業務。總體來看,外資行在私行業務領域的服務模式、提供的產品以及采用的管理方法等,都可供國內銀行借鑒?!鼻卣硎?。
  “西方私人銀行有將近400多年的歷史,除提供全面和個性化的資產配置、投資管理、融資服務外,還提供財富傳承和家族信托等服務。我國改革開放30年以來,商業銀行已基本建成了一套傳統穩定的運行機制。而私人銀行業務作為國內新興金融服務,發展時間相對較短,配套的專業服務、經營管理等有繼續提升的空間。在此背景下,可以借鑒國際上成熟的私人銀行經驗,但更重要的是,應結合本土金融市場、經濟結構和客戶需求的特點,有針對性、有先有后地構建服務體系?!逼槳慘興餃艘邢喙厝聳勘硎?。

【鏈接】
高凈值人群資管需求高漲
  今年4月,中國建設銀行與波士頓咨詢公司以對3399名建行私人銀行客戶的綜合調研和大量的數據分析為基礎,深入解析當前中國財富市場的市場環境和客戶訴求變化,發布了《中國私人銀行2019》報告。該報告指出,截至2018年底,得益于國內私人財富整體增長勢頭,高凈值人士總數邁過5萬人門檻的省市已達10個,且分布范圍在擴大。
  報告顯示,京滬粵三省市高凈值人群可投金融資產總量占比均達到或超過全國的10%,合計占比達全國的42%。在高凈值人群的密度方面,上海排在北京后,位列第二,達到每萬人60個。在高凈值人數的增長方面,過去五年,湖南、湖北和四川高凈值人士增長速度較快,這主要得益于中西部地區的經濟快速發展帶來的財富創造,以及地產投資對于金融資產的分流作用相對于東部地區較小,金融資產相對更容易累積。
  報告還指出,在投資理念方面,高凈值人士投資心態日趨理性,對風險和收益的辯證關系理解更加透徹,超過50%的高凈值客戶需要金融機構為其提供優質的資產配置服務。在產品服務需求方面,超過50%的客戶正在或即將進行財富傳承;而隨著財富傳承和綜合財富規劃需求的上升,在理財產品外,客戶對于稅務、法律等專業服務的熱情空前高漲。
  近日,針對持有資產200萬元以上的高凈值客戶,平安銀行私人銀行、平安證券聯合發布了一組客戶投資行為大數據。研究分析顯示,“60后”和“70后”高凈值人群占比過半。高凈值客戶更追求穩健投資,持股倉位低于10%和高于80%的高凈值人群占多數,占比接近80%;持倉市值在200萬元以下的高凈值客戶占比80%左右。投資行業偏好方面,高凈值客戶更偏好信息技術、金融、工業及能源四大行業板塊,同時偏愛具備成長性的小盤股和基本面較好的超大盤股。
  而平安銀行私人銀行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2018年平安銀行私人銀行高凈值人群財富安全感報告》顯示,私人銀行客戶在面對市場變化和管理個人財富時(包括對財富增值、支出、投資、流動性等方面管理)更渴望穩定、安全的心理感受。
  在影響高凈值人群財富安全感的個人因素中,最能引起高凈值人群關注的是“財富增值”,有約55%的人選擇該項,其中約44%的高凈值人群關注“優質的投資渠道不夠多”,占比最大;其次是“高收益伴隨高風險”,這顯示了他們追求投資多樣性。該報告還特別研究了高凈值人群在財富傳承方面關注的問題。調研顯示,高凈值人群最關注的是“財富是否可安全傳承”,占比約二成。(戚奇明)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