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科技創新需要長期性資本支持

  科技創新是國家核心競爭力所系,它需要經年累月的教育投入與積淀,也離不開金融資本的支持,特別是需要長期且有“耐心”的資本支持。

  在日前舉行的“2019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來自監管部門、企業界、學界的專家學者們紛紛表達了一致觀點——我國的科技創新亟須來自直接融資體系的長期性資本支持。

  在科技領域尤其是那些高精尖前沿領域,需要巨額資金投入,且這種投入經常充滿不確定性,也未必會在短期內產生收益,這看起來與金融資本的逐利天性相悖。誠然,對于投機性的短期資本來說,投資科創領域或許確實是“吃力不討好”。資本的天性是逐利的,同時資本可以有“情懷”也可以更有“耐心”,但前提是我們必須通過改革建立起功能完備、創新導向的直接融資體系與資本市場。只有擁有了這樣一個體系,才能為我國科技創新提供緊缺的長期性資本。

  及早建立完備的直接融資體系有兩層重要意義——支持科技創新與防范系統性風險。

  首先,科技創新顯然離不開私募股權基金、天使投資人、投資銀行、天使基金這些核心元素。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在論壇上表示,我們應大力發展新金融,尤其是發展私募股權的創投資金等,新金融可以幫助科技型企業解決資本的困難。宜信公司首席執行官唐寧認為,科技創新具有不確定性、現金流不穩定等特點,與傳統金融市場有很大不匹配性,所以尤其需要長期性資本的支持。資本市場可以幫助科技創新,在大力推動直接投融資方面和提供長期性資本方面起到根本性的助力。

  上述觀點充分說明了長期性資本對于科技創新的意義。審視我國直接融資現狀,應當說是既有長足進步也有明顯短板。我國在發展私募股權基金方面成效顯著,規模上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市場。從2017年8月份到今年4月份,我國私募股權的創投資金超過9萬億元,并且我國政府對私募股權基金的支持力度很大,通過財政資金撬動了不少投資。但是,我國在天使投資、投資銀行領域存在明顯短板。專家認為,天使投資人的作用不可忽視,天使投資人幫助創業者度過創業初期最艱難的時光。促進天使投資發展、社會融資渠道有效運行、信息通暢交流對于科技創新至關重要。

  的確,與世界上最先進水平相比,我國尚缺乏一批優秀的天使投資人和投資銀行。如果天使投資人缺位,創業者將不得不尋求一些高成本的短期資金,或者過分依賴政府補貼基金,這會加重科創企業的負擔,也會拉長其整條融資鏈,降低效率。因此,一批優質的天使投資人和天使基金以及懂技術的專業投資銀行不可或缺。正如專家所言,市場化母基金一端把傳統經濟創造的財富聚集起來,在另一端分散投資到不同領域、不同方向的頂級創投基金,以長期性資本支持專業性機構投資新經濟“頭部”企業。

  其次,建立一個完備的直接融資體系,其本身就是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重要手段。

  當金融體系出現結構性失衡,即間接融資比重過高、直接融資比重過低時,就容易累積起債務和信用風險。因為間接融資體系產生出大量的短期資本,難以產生有“耐心”的長期性資本,并且來自銀行的資金本質上是銀行的負債,無法轉化為股權資本。短期資本在目的上就與科技創新周期長、不確定性強等特點相背離,因此,間接融資體系的短期資本在支持科技創新上有其局限性。因此,應盡快建立起完善的直接融資體系,增強資本市場支持科技創新的功能,讓金融體系“兩條腿走路”,科創板這樣的“增量改革”就是重要一步。唯有一個功能強健的資本市場,才能為科技創新提供長期性的資本;也唯有健全的直接融資體系,才能把間接融資體系中巨額債務資本積累出的系統性風險隱患“關在籠子里”,這是讓民企與科創企業“找得到錢”、讓金融風險長期可控的根本之道。

責任編輯: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