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減稅降費下的“財政賬”如何算

  日前,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山東濟南主持召開部分地方減稅降費工作座談會,部署進一步落實好減稅降費各項政策。其中,會議提到要算好當前賬和長遠賬、算好中央賬和地方賬。

  回顧過去幾年,減稅降費一直是中央力推的重要政策,在更大激發實體經濟活力、釋放內需潛力、增強發展動力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但與此同時,一方面財政收入增長在放緩;另一方面許多地方面臨已經或即將到來的沉重償債壓力。因此,如何算好、平衡好“財政賬”就顯得尤為迫切。

  那么,當前賬和長遠賬的關系如何?中央賬與地方賬之間又該如何平衡?

  首先,算好當前賬和長遠賬,要求區分緊迫性和重要性,并在預算和中長期規劃中明確支出優先性安排。

  眼前問題十分緊急,必須立刻處理;而有些問題雖然看起來不緊迫,但長期來看必須未雨綢繆。如何區分緊迫性和重要性,并在預算和實踐中得以體現,正成為考驗政策智慧的重要命題。

  業內專家普遍認為,當前中央財政收支平衡壓力相對較小,而部分地方政府則承受著較大的財政壓力,其中包括一些具有普遍性的壓力,如支出居高不下的壓力、收入增長放緩的壓力以及償債壓力。而客觀來看,減稅無疑會進一步加劇了財政收入壓力。

  但是,如果只看眼前,不顧未來,則容易出現“寅吃卯糧”或短視政策。一個基本的共識是,雖然減稅在目前看來會客觀減少財政收入,特別是會影響到財政收入增速,但從中長期來看,放水養魚是激發市場活力必不可少的一個方面,在穩定就業、提供新的納稅源方面必不可少。

  除了中長期做好財源建設外,中央財經大學教授、政府預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地方政府要平衡財政收支,短期看是壓縮支出,特別是要求地方政府在年度預算和中期財政規劃中建立正確的支出優先性安排。王雍君給出的建議是,償付到期債務本息、保運轉和保工資、?;久襠?、做投資項目。

  其次,算好中央賬和地方賬,要強調權責匹配。

  賬不清則事不明。算好“財政賬”,是各級政府統籌安排、解決好眼前和中長期經濟社會問題的前提。

  而如何分清中央賬和地方賬?西安交通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財政系教授李香菊表示,這不能一概而論。例如,生態環境建設、?;に吹卣庋鬧卮笙钅啃枰醒氬普喲罅Χ戎С?,而有一些地方開支,特別是原本就存在超支、浪費、過度申請經費的項目則需要地方加強管理,主動約束,地方政府也要承擔相應責任。

  按照公地悲劇原理,這一建議不難理解。重大戰略工程、跨區域合作的項目往往外部性強,可以說受益者并不局限于出資者,這往往容易導致更多人只想“搭便車”而坐享其成,最終可能因為個體理性而形成集體非理性,從中長期來看將容易成為發展的桎梏。這部分項目需要統籌安排。

  相應的,一些與區域相關的基本公共服務項目更多責任有地方政府來承擔?;詼員鏡厥導市枰牧私?,地方政府在這方面可以更加因地制宜,更加靈活調配資源。據王雍君介紹,基層政府平均為全國70%左右的人口提供了大約70%的民生服務;但同時,目前這部分財政收入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賴上級政府的轉移支付。

  再次,算好賬,更要用好方法。

  在平衡財政時,不僅要知道需要多少、誰來負責,更要厘清錢從哪里來、是否能付得起??凸劾唇?,的確有部分地區正在承受著較大的財政壓力,這就需要通過合理的轉移支付制度來實現平衡。

  而今年的一個明顯變化就是,轉移支付中專項轉移支付比例大大下降,而一般性轉移支付比例大幅上升。根據財政部公布的中央財政預算,2019年一般性轉移支付有67763.1億元,占比高達90%,而在2018年預算中這一比例為63%;剩下的專項轉移支付為7635.9億元,比例從37%縮小至10%。

  上述趨勢與不少專家的呼吁相吻合。據業內人士分析,專項轉移支付事先規定了用途,雖然專款專用下“買醬油的錢不能買醋”,但在實際使用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例如,專項轉移支付由許多部門制定和撥付,下級政府和部門需要向多個部門申報,除了繁復的程序性成本外,還易造成財政資金的“撒胡椒面”。資金過于分散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專項轉移支付的過于碎片化,這與“集中財政辦大事”的支出管理原則背道而馳。對此,王雍君特別提醒稱,專項轉移支付有事先規定的用途,通?;褂信涮滓?,不利于地方政府根據當地實際情況自主決定支出,還會增加許多諸如“達標檢查”等過于繁瑣的事務,特別是對貧困地區或欠發達地區而言,專項轉移支付的配套資金要求構成一項沉重負擔。

  正如上述會議所強調的,雖然一季度開局良好,但當前經濟平穩運行態勢還不穩固,面臨不斷增多的外部不確定因素和挑戰。在此情況下,宏觀政策的調控空間和效果有賴于科學的方法。而要保證財政政策的合理性、可持續性,算好“財政賬”、用對方法是先決要求。

責任編輯:楊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