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強化公司治理 夯實農商行發展根基

  近日,在銀保監會印發的《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中,股權與公司治理同宏觀政策執行、信貸管理、影子銀行和交叉金融業務風險、重點風險處置,共同被列為在下一階段銀行機構“鞏固治亂象成果、促進合規建設”的工作要點。其中,股權與公司治理因位列首位,引來業界關注。

  事實上,這是繼全面開展股東股權排查整治工作,夯實農村中小銀行公司治理基礎和發布《商業銀行股權托管辦法(征求意見稿)》后,銀保監會今年第三次強調股權與公司治理。而因為特殊的發展沿革,農商銀行也成為監管層在這一方面的主要監管對象。

  與國內其他類型銀行機構相比,農商銀行在公司治理方面本就“欠賬”較多——在農信社改制農商行時,不少機構公司治理基礎未打牢,導致其常被詬病“形似而非神似”;部分農商行股東入股時的預期與銀行經營目標不一致,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機構決策的客觀性;農商行普遍面臨管理人才選擇范圍較少的困境,加大了內部治理難度,這意味著農商銀行在完善股權與公司治理方面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之前,銀保監會將2018年確定為農商行“強化公司治理年”,部署所有農合機構開展自查,并要求地方銀保監局自2018年至2020年,每年按照不低于30%、35%和35%的比例進行抽查。其中,2018年重點抽查擬改制為農商行的機構、由高風險機構改制的農商行以及股東股權管理嚴重混亂的機構三類機構。

  整體的嚴監管以及對股權與公司治理的加壓,讓一些問題暴露出來。根據銀保監會的數據,在所抽查的868家農合機構中,發現農村中小銀行股東股權主要存在以下四類問題:一是對關聯交易控制不足,未制定關聯交易管理制度,關聯方授信余額未納入全面授信管理;二是有關股權質押的制度建設、流程管理和內控機制不健全、不規范;三是部分股東通過違規籌資、資質造假、委托代持等方式入股,少數股東集團突破入股機構家數限制形成“資金系”;四是股東通過隱性關聯謀求控制主導經營,越權干預機構經營,服務自身利益,甚至指使機構向其發放貸款后拒不歸還。以抽查結果看,單純集中在股東資質、股份占比方面的問題正在逐步減少,取而代之的是以“資金系”、隱形關聯等更為隱蔽的方式出現,并且在更大程度上影響了農商行的正常決策、經營。相應地,銀保監會也提出了抓好違規整改、從嚴處罰問責、彌補制度短板和不懈提升農村中小銀行公司治理能力四項措施。

  “未按照穿透原則盡職認定關聯方;存在利用關聯交易或內部交易向股東和其他關系人進行利益輸送的現象;重大投資未經董事會或股東大會決議,違規投資設立、參股、收購境內外機構以非自有資金入股;存在股權代持、超比例或超家數持有銀行股權等情形;對主要股東的穿透管理不符合監管求……”相較于之前的四項措施,《通知》給出的檢查要點不僅針對所發現的四類問題,并且更為明確地指向了農商行有關股權、股東方面的制度漏洞。監管層明顯將股東、股權管理作為下一步農商行公司治理監管的重中之重,希望通過對股東、關聯方、管理人等利益相關方實行穿透式監管,從根本上降低農商行股東通過隱性關聯謀求控制主導、越權干預機構經營的可能性。

  誠然,外部監管只能在優化農商行公司治理當中發揮一部分作用,引入戰略投資人、優化股權結構也要在一段時間后才能產生效果,除了按照監管層要求列出清單并做好違規整改之外,農商行更要將強化內部治理作為長期工作,將“形似”的制度規章真正轉變為“神似”的治理基礎。在公司治理層面,農商銀行所缺少的不是應有的組織架構和規章制度,而是可以有效踐行的規章制度、發揮架構作用的辦法以及及時發現制度問題并予以改善的內部機制。以記者的采訪情況看,已有一些農商行在嘗試以技術手段將自身的經營、決策流程固定下來并予以實時監督,這是可以防止越權干預機構經營決策的有效方式之一。這些方法也將在未來與外部監管相輔相成,共同作用于公司治理,以進一步促進農商銀行的穩健經營。

責任編輯:楊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