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觀點·實踐CURRENT AFFAIRS
觀點·實踐 / 正文
科技賦能下的金融聯盟與發展
農商銀行金融科技業務交流會綜述

  由農商銀行發展聯盟主辦的主題為“科技賦能農商銀行技術驅動金融安全”的農商銀行金融科技業務交流會于日前在揚州舉行。來自中國銀保監會農金部、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中國政法大學、浙江大學等監管部門、高校學術機構的領導、專家學者以及來自全國近百家銀行機構,共同探討農商銀行金融科技解決方案,更好賦能銀行各項業務發展。

  金融科技服務需

  立足于“業務+技術+人才”

  青島農商銀行董事長劉仲生表示,農商銀行發展聯盟一直緊貼農村金融機構的金融科技實踐,致力于金融科技教育和金融科技研究、金融科技輸出等方面的融合與創新。農商銀行發展聯盟已經開始部署金融科技服務共享平臺,目標是把行業與機構的金融科技研究、技術開發創新與黨和國家的戰略部署、與金融監管要求緊密相連,建設一個適用于技術共享、人才孵化、教育培訓、安全創新的金融科技服務共享平臺。

  交流會上,聯盟披露了正在實施的三大行業金融科技平臺項目。天津濱海農商銀行首席信息官郭萬剛展示了“金融科技與農商銀行理財產品代銷”平臺,該平臺由聯盟牽頭組織,聚合農商銀行理財業務與產品,由天津濱海農商銀行負責落地具備獨立性的系統,深度覆蓋和擴展了合作機構間的理財業務服務范圍與客戶群體。

  東莞農商銀行零售業務部副總經理譚少筠介紹了“金融科技與農商銀行貴金屬代理銷售”項目。該項目擬在聯盟會員單位中共同發起首款全國統一的農商銀行品牌金,突破農商銀行在貴金屬銷售中遇到的異地回購難、品種單一、庫存壓力大、議價能力弱等發展瓶頸問題,使農商銀行的貴金屬服務更有質感從而提升客戶體驗。

  聯盟風控實驗室首席科學家劉志玲介紹了“農商銀行聯盟智能風控”平臺。她表示,農商銀行作為區域性銀行,在客戶群體、產品與業務形態、客戶服務流程上都有著很大的共性,這種共性是建立聯盟共享智能風控實驗室的良好基礎。聯盟智能風控實驗室建立在區域性的共性之上,通過數據的鏈接、技術的鏈接把風控樣本實現共享,有效地把金融科技用在刀刃上,切實地讓模型實驗室產生的成果幫助銀行業務發展,更好地滿足監管要求,滿足市場需求。

  農商銀行發展金融科技

  應堅守支農支小戰略定位

  中國銀保監會農村中小銀行機構監管部趙鎮表示,監管部門在鼓勵銀行金融機構在金融科技發展上在進行大量的探索后去創新,在立足主業,服務實體經濟的前提下,鼓勵機構利用金融科技開展新業務、開發新模式。農商行的改革發展離不開金融科技的支持,如何與金融科技更好的融合發展,也是行業共同面臨的課題。農商銀行在發展和利用金融科技的過程中首先要堅持支農支小的戰略定位,在專注主業、服務實體經濟的前提下求真務實地開展新業務,以防盲目做大,跟風隨大流,適合自己的才是最佳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其次,金融風險存在隱蔽性、傳染性、廣泛性與突發性,在與第三方合作的時候,要制定一套嚴格的合作準入標準,嚴格審核合作方的資質條件,做好風險評估,與時俱進更新模型,做好壓力測試。

  金融科技是把雙刃劍,由它帶來的法律風險是什么?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原審判長、金融合議庭原審判長楊征宇帶來了“互聯網科技對金融訴訟的影響”的主題演講。他指出,2014年全國金融案件為80多萬件,到2017年的時已達140萬件,可以說金融案件的數量在不斷攀升,而農商銀行體系中,票據糾紛比較明顯。他詳細地向與會嘉賓介紹了金融科技應用中的金融糾紛案例以及互聯網科技、大數據技術的發展,對于金融訴訟、金融審判工作帶來的重大影響。

  商業銀行在科技大變局下

  面臨的沖擊與機遇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楊濤就當前金融科技變革的大趨勢背后隱含的內涵、金融科技對銀行業尤其是中小銀行帶來的最主要的挑戰和問題進行了分享。楊濤表示,整個現代金融業就是一部科技發展史,當前金融體系的創新復雜程度前所未有。他將提供金融科技服務的行業主體分為四大類,第一類為銀行證券保險傳統金融機構,該別類大規模利用新技術,也嘗試金融科技輸出,理論上是金融科技重要的行業主體;第二類是互聯網企業,以大型平臺企業為代表,利用自身的優勢可能做持牌金融業務,可能做類金融業務,也可能做技術輸出;第三類是新一代技術企業,也討論比較多的,但存在復雜性不容易甄別。所謂新一代技術企業就是指著眼于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等新技術的,服務對象主要是金融的類金融組織,同時本身不從事金融與類金融業務;第四類是互聯網金融組織。

  楊濤表示,金融科技更重要的使命不僅僅是服務于金融本身的效率提升,而且是進一步帶動前沿技術的進步,間接通過提升技術的外溢性來服務于經濟增長與社會發展。自2016年5月30日至2018年5月28日,銀行業的物理網點共退出4591家,銀行業的形態發生快速的變化,一個大的變局已經涌現而來了,商業銀行面臨的沖擊是來自于四個方面:第一,技術本身對銀行業的運營模式和組織架構帶來影響。第二,來自于需求端的客戶的沖擊,現在慢慢往移動端進行轉化。第三,未來政策與監管的變化,給銀行業的經營模式帶來重大的變革與突破。第四,同業變革的影響。

  注重差異化的同時

  打造“聯盟鏈”

  揚州農商銀行董事長臧正志表示,對于農商銀行而言,只有緊跟時代大勢,擁抱金融科技浪潮,通過新技術升級傳統業務、新模式優化服務體驗、新思維搭建開放平臺、新機制落實轉型戰略,促成信息技術與金融傳統模式的深度融合,才能更好地肩負起服務實體經濟、支持鄉村振興的時代使命。

  浙商銀行行長徐仁艷就金融科技時代中小銀行的轉型與發展作主旨演講。徐仁艷以平臺思維將金融科技在業務、在客戶服務領域中的應用場景串聯起來,強調差異化、個性化地為客戶訂制金融服務。并在具體地業務場景和應用中把浙商銀行在票據池業務、資產業務中關于區塊鏈的研究與實踐向在場嘉賓進行了分享。

  浙商銀行提出打造平臺化服務銀行,就是基于通過平臺,與銀行業金融機構共同互動,提升客戶便利性的同時,提升客戶的獲得感。

  北京農商銀行副行長李保旭表示,會計運營與每個業務條線都緊密相連,與每一位銀行員工都息息相關,業務經營中的每一個風險點都會在會計上得到反應。他分享了北京農商銀行近年來在會計運營上的發展與變化,以生動的案例精彩地呈現了北京農商銀行從小做到大、從粗放做到精細、從疲于應付需求到超越客戶期望的改變。北京農商銀行在會計業務流程的智能化與風控升級上不斷嘗試、打磨與應用,亮點頻出,形成了目前管理流暢、風險實時監測可控體系。

  江蘇蘇寧銀行董事長黃金老談到未來的金融形態就像水一樣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金融不斷在變化,會不斷產生新型風險,金融科技的發展不僅是技術要進步,與不斷變化的金融應用場景高度匹配的結合才是關鍵,同時如果沒有匹配有效的手段控制風險,那也不可能持續發展。蘇寧銀行依靠科技賦能,依托數字技術的比較優勢,竭力挖掘市場縫隙業務,始終聚焦消費金融、微小商戶金融、供應鏈金融等核心領域,走出了一條差異化、特色化的普惠金融道路。

  深圳瀚德金融科技董事長曹彤表示,金融科技毫無疑問是一個衡量維度,是一個具有突圍的力量,它能夠形成機構差異化的非常重要抓手。同時,金融科技也是一個比較大的命題,具體到一個中小銀行怎么落地,是個非常現實的問題,不論金融科技多人高大上,最后還是要回答跟業務怎么結合。銀行業金融機構發展金融科技的內在邏輯是要判斷金融業演繹的趨勢,在趨勢上做平臺式的布局,再給平臺賦予生態。

  相關鏈接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李揚:金融科技的概念,可以覆蓋我們今后金融發展的好幾方面內容,我們只有通過金融科技的發展,才能解決普惠金融發展過程中遇到的障礙,比如,信息的獲取問題,普惠金融一個很頭疼的問題,就是金融服務提供者得不到服務對象的信息,得不到準確、全面、及時的信息,而通過金融科技的發展,我們就可以解決這一問題;又如,服務對象的信用狀況,通過傳統手段,我們根本無法得到反映服務對象信用狀況的信息,更談不上對這些信息進行加工,形成對服務對象信用狀況的評定;再如,金融服務觸達成本問題,因為普惠金融面對的或者是小企業,或者是一個個的個體,其中很多是弱勢群體,這些機構和人員想要觸達傳統的金融業是很困難的。前幾年在G20杭州峰會上,中國首先宣布“數字普惠金融”,宣布了一個發展數字普惠金融的高級原則。這意味著要想使普惠金融真正發展,首先必須有金融科技的扎實發展。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胡濱:在金融科技發展進程中,金融科技以其跨界化、去中介、分布式、智能化等特點給現有金融監管體系帶來了重大的挑戰,亟待金融監管體系深化改革、強化創新、防控風險。

  第一個挑戰是金融科技的跨界化??緗緇饕逑衷諏礁齜矯媯閡皇墻鶉誑萍賈遼倏繚攪思際鹺徒鶉諏礁霾棵?,二是金融科技中的金融業務可能跨越了多個金融子部門。第二個挑戰是金融科技所引發的去中介化。隨著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金融脫媒日益深化,技術應用使得傳統的機構監管和人員追責的有效性被弱化,給現有金融監管體系帶來新的挑戰:一是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的分化,二是給金融消費者?;ご蔥攣侍?,三是傳統中介機構“主動脫媒”以降低監管成本。因此亟須改革現有機構監管為核心的監管體系,強化監管技術與功能監管。第三個挑戰是分布式去中心化的應用。目前絕大部分金融服務及其基礎設施都是以中心化為核心框架,但是金融科技主導下的金融服務和產品的運營則是以去中心化或分布式進行的,在此過程中就會形成一個分布式的運作模式與一個中心化的監管體系的制度性錯配。這種錯配可能會帶來比金融混業經營下的混業經營與分業監管的制度性錯配更多、更復雜的金融風險,使得金融風險更易在空間上傳染,并衍化為系統性風險,因此對于監管技術的要求會增強。第四個挑戰是智能化。傳統金融監管的有效性依賴于監管體系的微觀審慎監管規則,比如風險監管是以監管資本為核心,以設定資本充足率為微觀準則,但是現在會逐漸轉化為對技術本身的監管,監管有效性將更多取決于技術風險的控制而非微觀監管標準的強化。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