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船到中流浪更急”:看大資管行業如何謀變與轉型

  資管新規落地已滿周年。一年來,我國資產管理行業重塑呈加速態勢,金融機構著力開展整改和業務轉型,相關風險顯著收斂,不規范的影子銀行業務得到初步遏制。同時,監管部門的相關配套細則也陸續出臺。

  展望未來,業內人士表示,資管行業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各家金融機構應在戰略上保持定力,推動資管業務有序平穩轉型,回歸資產管理本源,有效防控金融風險,服務實體經濟。

  2018年4月27日,央行、銀保監會等幾大部委聯合發布《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新規”),在產品凈值化管理、規范資金池運作、限制期限錯配、控制杠桿水平、抑制多層嵌套等方面提出了明確要求,開啟了大資管行業統一監管的新時代。

  時至今日,資管新規落地已滿周年。一年來,我國資產管理行業重塑呈加速態勢,金融機構著力開展整改和業務轉型,相關風險顯著收斂,不規范的影子銀行業務得到初步遏制。同時,監管部門的相關配套細則也陸續出臺。

  展望未來,業內人士表示,資管行業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各家金融機構應在戰略上保持定力,推動資管業務有序平穩轉型,回歸資產管理本源,有效防控金融風險,服務實體經濟。

   銀行理財規?!八跛本恢禱吞崴?/strong>

  作為占據大資管行業四分之一規模的主力軍,銀行理財市場過去一年經歷了深度變革,在新品發行、風險管理、經營模式等多個方面都發生了轉變。其中最顯著的變化是,銀行理財產品發行節奏放緩、凈值化轉型明顯提速。

  整體來看,2018年,資管行業規模為103.9萬億元,同比減少2.67%。據《中國銀行業理財市場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共有403家銀行業金融機構有存續的非保本理財產品;而2017年的統計口徑還包括了保本理財,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562家銀行業金融機構有存續的理財產品??梢鑰闖?,2018年末較2017年末銀行理財產品的發行機構減少了159家,這159家或包括兩部分:一部分為只有存續的保本理財產品的銀行;另一部分為完全沒有存續的銀行理財產品的銀行。這說明截至2018年末,有些銀行理財產品終止后,沒有再重新發行新的產品,銀行理財發行節奏緩慢。

  從銀行理財發行規模來看,截至2018年末,表外銀行理財(非保本理財)存續余額22萬億元,保本理財10萬億元。其中在非保本理財中,以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為主,兩者存續余額占比達到78.57%,同比增加了4.37個百分點。農商行存續余額0.95萬億元,占同比下降9.64%。業內專家表示,可以看出,銀行理財的行業集中度進一步增強,投研能力較弱的中小銀行或逐漸轉型為銀行理財的銷售渠道,而不再增發產品。

  打破剛性兌付、實現凈值化管理,是資管新規對銀行資管產品的要求。過去一年,各家銀行積極響應號召,持續加大凈值型理財產品的發行力度。

  自去年4月底資管新規落地后,凈值型產品發行量增長顯著。據融360大數據統計,去年5月即資管新規落地后的次月,各類銀行新發行凈值型理財產品共155款,環比接近翻倍。最新數據顯示,今年3月凈值型理財產品的發行數量為521款,較去年4月的83款增長527.7%。另據統計,截至一季度末,市場上共有141家銀行發行了凈值型產品,同比增加88家。

  在凈值型產品發行量增加的同時,凈值型產品體系也進一步完善。某股份制銀行資管部人士表示:“打破剛兌后,客戶更關心底層資產。銀行需要根據投資范圍、風險收益等對凈值型產品加以細致劃分,以匹配不同客戶需求。新規落地后,我行構建了包括現金管理類、債券類、項目增強、偏股類及另類投資在內的凈值型產品體系?!?/p>

  普益標準研究員魏驥遙認為,未來凈值型理財產品將成為主要發行趨勢,隨著監管要求的明確,未來極有可能90%以上的銀行理財產品將轉型為凈值型產品。

  回歸資產管理本源 資管業務重新洗牌

  除銀行理財之外,公募基金、私募基金、券商等其他資管行業一年來表現如何?

  據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2月末,公募基金總資產凈值為14.29萬億元,較2017年末增長23.16%。公募基金只數為5730只,較2017年末增長18.36%。公募基金作為標準化金融產品,在資管新規之前已經受到監管,所以,資管新規的發布并沒有對公募基金造成較大沖擊,反而規模實現了較穩定的增長。

  分析人士認為,公募基金的競爭主要來自于銀行理財,未來依托強大的理財子公司牌照,銀行理財和公募基金具備相同的門檻,而在投資范圍上,銀行理財更具優勢。且資管新規要求現金管理類理財產品在過渡期內可按照類貨幣基金的“攤余成本法”進行收益計算,所以公募基金中的貨幣基金受到的競爭壓力更大。

  聯泰基金金融產品部總監陳東表示,在資管新規落地后,公募行業中不符合新規要求的舊產品正在面臨轉型和清盤。

  在私募基金方面,據基金業協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末,私募基金數量為7.53萬只,同比增長6.06%;基金資產凈值為12.79萬億元,同比增長6.27%。

  資管新規之下,銀行等金融機構選擇與私募合作變得更為謹慎,私募經歷資金端縮水、銀行委外撤出、非標業務縮水、行業集中度提高等問題,不少機構開始艱難整改和業務轉型。

  值得關注的是,資管新規使通道和嵌套業務受限,這類業務主要集中在證券公司資管計劃、基金公司及子公司資管計劃、資金信托等產品上,2018年,三者的資管規模均同比下降了10%以上。

  業內人士表示,對于很多券商資管而言,以前更多是“拼爹”模式,是商業模式的參與者,做的是類似于中介的活,但現在行不通了,每個公司必須具備核心能力,才可能做大,才可以發展起來。轉型主動管理已經成為共識,但客戶對凈值型產品的接受需要一定的過程,客戶培育和引導需要時間,券商資管轉型依然任重而道遠。

  信托行業面臨同樣的嚴監管。根據信托業協會數據,截至2018年底,信托資產規模較2017年末下滑13.5%至22.7億元,這是自2010年季度統計數據以來首次出現信托資產規模的連續下滑。其中,以通道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占比由2010年的75%逐年遞減至2018年底的43%。

  隨著資管新規相關細則逐步落實,監管套利空間縮小,信托公司原有的商業模式面臨挑戰,進入了新一輪轉型期。不少信托業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一年來,信托業務發展更加規范,信托資產管理能力和風險防控意識得以提升,將促進信托行業長期穩健發展。

  可以肯定的是,資管新規之下,銀行理財、基金、券商、信托等資管機構之間的競爭會更加激烈,但與此同時,資管行業之間的合作也將明顯加強。

  存量業務有待消化 行業轉型面臨挑戰

  如何看待資管新規一周年以來資管市場的轉型?央行金融穩定局局長王景武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的專題研討會上表示,資管新規的出臺和實施總體平穩;資管產品的形態和運作模式更加健康,凈值型產品比例逐步提升;監管套利、產品多層嵌套等行為減少,資管產品結構更加簡單清晰,資金空轉的現象減少,影子銀行風險得到緩解。

  不過,“目前銀行仍面臨多重挑戰,不僅存量資管業務的消化和整改時間緊迫,不少銀行的人才儲備、團隊建設方面也需要努力跟上轉型要求?!鄙鮮齬煞葜埔兇使懿咳聳恐毖?。

  多家上市銀行在年報中也表示,資管新規對銀行經營帶來一定挑戰。工行年報稱,資管新規落地實施,對銀行推進經營轉型提出了緊迫要求。交行年報表示,資產管理行業正面臨新舊體系的轉換,保本理財規模下降、理財產品向凈值化轉型等因素都將對商業銀行的資管業務經營和利潤增速帶來一定壓力。

  根據資管新規要求,銀行資管業務的過渡期將延長至2020年底,給予金融機構充足的調整和轉型時間,但不少金融機構仍反映,轉型存在一定困難和挑戰。綜合來看,當前市場面臨的挑戰主要體現在清理非標融資帶來信用收縮、新產品發行有困難、非標回表面臨約束等方面。

  為應對整體資管轉型的壓力,銀行紛紛加快了成立理財子公司的步伐。

  5月22日,銀保監會官網消息顯示,銀保監會已于日前批準工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建信理財有限責任公司開業。

  2018年12月2日,銀保監會正式發布實施《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推動銀行理財回歸資管業務本源,培育和壯大機構投資者隊伍,引導理財資金以合法、規范形式支持實體經濟,投資金融市場。隨后,多家銀行宣布籌建理財子公司。

  銀保監會透露,銀行理財子公司開業將進一步豐富機構投資者隊伍,通過研發符合市場需求的理財產品,增加金融產品供給,為實體經濟和金融市場提供更多新增資金,更好地滿足金融消費者多樣化的金融需求。其他批準設立的理財子公司也在抓緊推進正式開業的各項準備工作。另還有多家商業銀行的設立申請已獲受理。

  工商銀行表示,工銀理財公司成立后,將成為推動工銀集團大資管戰略深化發展的核心平臺和旗艦品牌,有利于加強對理財業務的集約化管理,為理財客戶提供更全面專業化的服務。

  相關細則待出臺 制度環境需完善

  在資管行業轉型路上,荊棘密布,道阻且長。

  在王景武看來,現在行業轉型已經到了愈進愈難、愈進愈險、不進則退的時候?!叭綣?018年是制度建設年,2019年就是轉型的關鍵之年。戰略上保持定力,資管行業轉型的方向不能改變;戰術上穩妥有序,資管行業轉型的路線圖根據實踐不斷優化;主動謀劃、積極作為,實現平穩過渡?!?/p>

  在資管新規下,各個機構轉型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也是一個系統性的事情,包括相關配套細則也需要進一步完善。

  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認為,目前新產品發行進度明顯低于市場預期,需要明確凈值化新產品發行指南。建議統一公募產品資管門檻,尤其需進一步明確信托公募產品門檻是否與公募理財產品相同。

  此外,在資管新規的推進過程中,仍需多方面綜合施策。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要增強市場預期引導,增加監管政策制定的透明度和參與度。

  《金融時報》記者在近期的采訪中了解到,完善資管新規政策措施,促進平穩過渡也成為金融監管部門下一階段工作的重要內容。銀保監會副主席曹宇近日表示,要抓緊完善出臺資管新規配套實施細則,對于資管新規執行中發現的新情況、新問題,金融管理部門將認真研究,進一步細化措施。此外,要加強監管協作,形成合力。金融管理部門將在資管新規統一規制的基礎上,進一步加強協調配合,消除制度性洼地,確保公平競爭,共同推動各類資管機構充分發揮自身專長,加強分工合作,實現差異化競爭和共贏。

  與此同時,在現有的背景和框架下,包括政策、環境以及投資者的行為習慣,都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加強投資者教育?;ひ膊蝗鶯鍪?。對此,曹宇表示,要推動商業銀行和理財子公司切實加強投資者教育,強化投資者適當性管理,防止誤導銷售,幫助投資者充分了解投資風險,增強風險自擔意識。同時,嚴格理財產品集中登記,強化風險監測分析和信息披露,?;ね蹲收吆戲ㄈㄒ?。

責任編輯:韓昊